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发布时间:2017-06-10 21:33:35   来源:中华网   评论 参与

【中华网文化频道综合】“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”

“女性最好的嫁妆就是——贞操”

“三个男人精液会生成一种毒药,这种毒药会让女性患宫颈癌”

“被家暴了一定要忍,忍让是大智慧,因为总挨揍的人身体好”

“(被打的)女人的丈夫是她上辈子养的一匹马,上辈子经常被女人打,如今是回来讨债的,债清了就能好好过日子了”

……

这些听起来让人感觉时空错乱的论调,来自时下备受关注的女德专家丁璇。最近,在江西九江学院举办的传统文化讲座上,演讲者、女德专家丁璇的言论让“女德”重回公众视野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中国当代女德:女人不是处女,和妓女没有区别

“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逆来顺受,绝不离婚。”这是当代女德的四字真经。

想象一下,一个面相还算亲切的老阿姨,声情并茂地教育你,衣着暴露容易得病,克父母克丈夫克子孙,经常挨打的妻子不容易闹病,不知道的,还以为误入了“走进伪科学”的节目录制现场。早在1917年的时候,有识之士就开始批判这些封建糟粕了,一百年后怎么又回到原地了?

这种看似逆时代而行的言论,实际上并非凭空冒出,它代表了中国最根深蒂固的对女性的态度。

中国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女权的时代,相夫教子思想的回潮,也不过是一个必然的趋势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2014年6月,新媒体女性网络发表了《叶二娘东莞手记:女德馆的日与夜》,这是女德班第一次被完全曝光在媒体下。

在这个女德馆里,前来修习女德的上至54岁,下至16岁,不仅有在家被老公欺负的家庭主妇,也有开公司当老板的女强人——后者在培训班里是最好的反面教材。

几乎所有的女德班都在宣扬:女强人是反天道而行,爱竞争的女人就容易得各种各样的病,真正的女人就应该守本分,照顾家庭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蒙正的女德班要求女人修行“妇言、妇容、妇行、妇功”,比如男人谈话女人不能插嘴;穿衣服打扮要朴素不要浓妆艳抹;举止要庄重,拍异性肩膀也是轻浮的表现;既要会厨艺、缝纫这类照顾家庭的技能,也要有插花、茶艺这类陶冶情操的爱好。

但这些都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是顺从。就像女德界的红人谷爱琳所教导的那样,“从小听父母的话,结婚后就听丈夫的话,丈夫让干啥咱就干啥,丈夫不让干啥咱就不干啥”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传统的女德女教到底是怎样的?

如今女德班所倡导的“妇德、妇言、妇容、妇功”最早出现在《周礼·天官·九嫔》曰:“九嫔掌妇学之法,以九教御:妇德、妇言、妇容、妇功。”这本是周王室后宫女子所需要学习的内容,后来扩大到整个贵族阶层。《礼记·郊特牲》中又写:“妇人,从人者也;幼从父兄,嫁从夫,夫死从子。“

后人说女人要有“三从四德”,希望女人要漂亮、会打扮;言语得体,又有手艺,还有涵养。现在讲妇德的人,似有道德偏执,忘了妇容、妇言、妇功。

五四运动以来,一方面大家不读书,一方面有人故意曲解,所以讲得好像三从四德有什么大罪过、怎么样束缚了女人似的。《后汉书·张楷传》说:“性好道术,能作五里雾。”当年反传统诸公造作出来的迷雾,可比张楷还厉害呢,把人搞得现在还在迷迷糊糊中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实则“三从”之说出于《仪礼·丧服·子夏传》。讲什么呢?是解释丧服制度的。父亲死了,未嫁的女孩要为父亲服斩衰(把粗麻布斩裁做成上衰下裳);若已嫁,夫死,妻为丈夫服斩衰,三年。假如父亲去世,母亲改嫁,儿子跟着她。如继父死,儿子要为他服丧一年。此时妻子也同样服丧一年。这就叫做“未嫁从父,既嫁从夫,夫死从子。”为什么儿子要替继父服丧一年呢?《传》说:丈夫死了,妻子年轻、孩子年幼,孩子随着母亲嫁人。继父用他的钱财抚养小孩,让他可以祭祀父祖,尽了做继父的道理。这孩子当然要服齐衰一期。而由于妻子不是原配,这时妻子便跟孩子同样只服丧一年即可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道理就这么简单,而且通情达理。结果竟被污名化、泼脏水,真不知从何说起。不但这句话不歧视女性、不束缚女性,整篇《仪礼·丧服》还明确主张可以改嫁,而且强调夫妻一体:“何以期也?与尊者一体也。父子一体也,夫妻一体也,昆弟一体也。”大骂“三从”的人,看重的是那个“从”字。以为这个字就显示了古代要求女人顺从、服从的男权暴力。不知道“妻”字从来都解释为“齐”,妻子之地位与人格是与夫等齐的,所以说“夫妻一体”。《仪礼·丧服》还有一句话说“夫妻姅合”,指夫妻两人合起来才成为一个整体。

传统上对女人主要不是束缚、压迫的。现实生活非常残酷,对女人的保护、尊重,常有不理想之处,确实也是常有的是。但从《周礼》《仪礼》所提倡的意识、所设计的制度看,并不是处心积虑在打压女性。社会真实的生活,更不是“顺从幽闭”那样的神话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新世纪,“丁璇们”为何还有受众?

丁璇极有可能是真诚的,她也许发自内心地认为,自己讲的那些,真的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“精华”。老阿姨愚昧保守,稍微明白点的人,只会对她一笑而过。可把她奉为座上宾的,都是些体面的单位。好些精致化了的“丁氏思维”,却更隐蔽、更鬼祟地出没在社会生活中,与活跃在讲台上的丁璇们“相望于江湖”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即便在平权运动已经初具声势的今日,女性在公私生活中仍旧面临诸多困境,来自职场和家庭的压力和潜在伤害,时常悬在头上,更不要说来自社会舆论的偏见和歧视了,比如“处女情结”和“荡妇羞辱”阴魂不散,再比如,女博士已经赫然成了“第三种人”,仿佛全社会都在操心她们嫁不出去。年龄也是问题。一旦迈入三十岁,女人仿佛就“掉价”了一般。二流日剧《东京白日梦女》讲得就很露骨:三个三十多岁的闺蜜结伴去约会餐厅吃饭,结果没有男士愿意和她们同桌,因为不管是三十多、四十多甚至五十多岁的男人,都只想和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共进晚餐。中国社会或许没有日本那么男权主义,但这一点,估计中国女人心有戚戚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“顺从”和“忍耐”,其实是以困境“解决方案”的面目出现的。忍受不幸的婚姻,顺从动武的男人,于是家庭就稳定和谐了;自己“守住底线”,就不怕男朋友嫌弃你“不是处女”了;智商太高、太优秀,会让直男癌们自卑?放弃追求学业和事业,不再挑三拣四,早点把自己嫁掉,一切迎刃而解。

总之,女人的困境,都要诉诸女人自己的“反思”和改变,和男权主义者们的欺压毫无关系。当然了,这一切价值观和方法论,都要小心包裹在“自尊自爱”这样的泛道德概念下,这才让貌似做公益的丁璇们有了价值背书,也让那些“女德班”们找到了捞钱的凭据。

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但是太显而易见了,“顺从”和“忍耐”,哪里是什么解决方案,只不过是一种精神催眠,是对社会丑陋一面的苟且。苟且之下的“自尊”,恰是零自尊。而且,敲黑板,这已经是2017年了,女人早就被鼓励独立自主了,女性权益早就写进了法律,女人并不是没有选择。这时候还宣扬苟且,就不仅low,而且良心也让人怀疑了。

“女德”这个概念本身,就极有可能是男权社会强加给女性的伪命题。“德”如果还分男女,那良心分不分男女?

点击自动返回|头条快报-好头条|首页

① 头条快报网所有原创文章(含图片)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应在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。
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: zhidaoribao#gmail.com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大清都亡了,“女德”还在“野蛮生长”

上一篇:母亲节明星送祝福 蒋欣王珞丹乔振宇田亮谈心中的妈妈
下一篇:实力派书画家马俊明老师为中鼎机器题写书法作品

主办单位:《头条时报》婆罗洲出版公司。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头条快报网:立足“华人的角度” 广告招商 QQ:1022219136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备案许可证号:国际ICP备18888888号